四二小说

独占枝头

作者:吃吃吃荔枝更新时间:2024-07-10 17:21:36

简介:关于独占枝头:(双洁1V1)顾家有个天才小画家名为顾清梨,一次陷害让她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病,再也拿不起画笔。京市温家小公子温肆野,出生就是天之骄子,对待人事物漠不关心,除了顾家那个小画家。一次偶遇,一个告白,一场恋爱。是温肆野和顾清梨情不自禁的怦然心动。一夕变故,一场算计,一次分手。是顾清梨撕心裂肺后的黯然离场。一次重逢,一场聚会,一个挽回。是温肆野追悔不及时的刻骨相思。—两年后朋友的聚会上,顾清梨抱着个只会喊妈妈的肉团子出现,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温肆野却神色无常,淡漠疏离。所有人都以为两个人破镜难圆,物是人非。—不到一个月,有人看到温家这位少爷走哪身上都挂着一个人粉嫩团子。众人纷纷心疼温肆野大方到帮别人养孩子。不曾想却听到那坨人形挂件肆无忌惮地对着温肆野喊“爸爸”。而温肆野则笑得一脸灿烂,众人目光都带着对他的同情,他却置若罔闻。直到两位当事人带着这坨肉团举办了婚礼。众人才恍然大悟,敢情小丑竟是他们自己。 独占枝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独占枝头》第164章 沈惜月疯疯癫癫的

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么多事儿,她心疼顾清梨平白无故地受了这么多委屈,对沈惜月极度厌恶了。 秦琴一个人根本控制不住没有理智的沈惜月。 沈惜月张嘴,一口咬在了,秦琴捂着自己嘴巴的手上。 秦琴吃痛,放开了她。 沈惜月一挣脱开,就朝着顾清梨扑了过去。 她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把顾清梨那张脸给抓烂,这样顾清梨就不能再勾引温肆野了。 可是,沈惜月还没碰到顾清梨,就被温肆野用力地踢了一脚,沈惜月重重地摔了出去,倒地后,吐出了一口血。 整个人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根本没有之前的光鲜亮丽。 温肆野就这么蔑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沈惜月,冷漠地开口道:“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一点儿痕迹都没有吗?做梦。” ...

《独占枝头》章节列表
查看更多章节...
热门小说标签
热门小说推荐
八零年代女首富

八零年代女首富

重生八零,人生轨迹任我把控,运筹帷幄攀商界高峰,虐渣男浪女绝不留情,男人帅点我喜欢,但是别对我说你有钱,我就是豪门...

魔尊归来,封机场四大战神跪迎!

魔尊归来,封机场四大战神跪迎!

简介关于魔尊归来,封机场四大战神跪迎!左手掌乾坤,右手判生死!周落尘镇守恶魔岛十年,使万千枭雄难以踏出半步,实力无敌,医术通神,被封无上魔尊!各国高层礼敬三分,权势滔天!万人敌龙国女战神送来实力强大的囚犯死神,求见魔尊未果,却阴差阳错退婚周落尘,得知真相悔不当初!十年之约期满,周落尘回归龙国,帝京机场封闭,四大战神跪迎,魔尊归来,注定要掀起惊涛骇浪!刚归家六大家族前来退婚!上官家族退婚,我上官瑶不嫁!张家退婚,我张晓蓉不嫁!刘家退婚,我刘白霞不嫁!王家退婚,我王惜梦不嫁!林家退婚,我林婉婷不嫁!我慕容雪,嫁!唯有体弱多病的慕容雪愿意,五女想看笑话,殊不知慕容雪嫁的是无上魔尊!...

亿万老公你别跑

亿万老公你别跑

作品简介七年前,她古灵精怪,天真烂漫他冷傲内敛,宠她入骨。给她套上订婚的戒,却说等他七年。然后莫名失踪了?七年后,她冷静睿智,美丽性感他却浪荡轻佻,放浪形骸。改名?玩失忆?别闹了!老婆大人驾到,亿万老公,乖乖回家吧!...

悟性逆天,张三丰麻了

悟性逆天,张三丰麻了

简介关于悟性逆天,张三丰麻了上一世,李阳2o岁就死于癌症。再次睁眼,李阳觉醒逆天悟性,却现周围的人都叫他傻子,他背井离乡上武当学长生不老术。自此。武当山上多了一位悟性逆天的妖孽,你们练武我修仙,李阳要在武侠世界闯出一条长生修仙之路。悟仙法传众生...

穿越七零:我家媳妇有座百货楼

穿越七零:我家媳妇有座百货楼

简介关于穿越七零我家媳妇有座百货楼(年代空间穿越斗极品),二十一世纪的她车祸了,一不小心穿越到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初的短命鬼身上,娘没了,爹跟着后妈跑了,剩下个拖油瓶弟弟,姐弟俩在乡下不受待见,原主把这一切归咎到弟弟身上,奈何弟弟也是个可怜的原主整天盼着去城里过好日子这是什么女主人设?某人无语望苍天!求把我带回去啊!许是老天爷也觉得让她接这个女主人设有点太不地道,附带一个金手指。好吧那就勉强接受吧,至少不用担心自己饿死了。可是这位帅哥,能不能别这么巧,怎么哪都有你?姐只想搞事业啊!虽然你长得帅,好吧姐承认确实有点心动看穿越女如何在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顺带嫁了一个宠她入骨的男人...

质子,别撩了

质子,别撩了

简介关于质子,别撩了双男主1v1,he浪荡勇猛倔强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猛鹰对狡兔南越国战败,将军府三公子楚星舒受封定安王,入大朔为质子。慕屹川为大朔二皇子,多次大败楚家军。他瞧不上面娇体弱的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抱了大腿不松手,还以抱背之欢把两个人牢牢绑在一起楚星舒命中尘埃,浮光便过,风月之事忘起来容易的很,二皇子何必执着?慕屹川属于我的东西,即便是浮光,我也要捆得他动弹不得!...